圣朱雀,那些年(下)

圣朱雀——球迷

西安向来不是足球重镇,不是国脚大户,没有豪门俱乐部,陕西队足球队自50年代起也没有特别显赫的成绩,在1994年之后的职业化时代也没有特别亮眼的战绩,但在中国足球的版图里,西安却始终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究其原因只因为在这里存在基数庞大且极度疯狂忠诚的球迷,和媲美世界级的金牌球市而名扬四海。

提起圣朱雀,这里的主人不仅有那些带有”陕西“番号的足球队,这里同样也属于数量以数百万计的三秦球迷。圣朱雀东侧红色区域看台是陕西庞大球迷队伍的主战场。现如今,21/21看台属于大秦军团的阵地,23/24看台是陕西省球迷协会的天下,长安竞技球迷协会则盘踞在25/26看台。

陕西铁杆球迷活跃在圣朱雀21/22、23/24、25/26主看台

圣朱雀21/22看台是大秦军团主战场

从国力甲B三年转战省体,从上海国际融入西安变身陕西浐灞,再到本土企业重组而来的长安竞技,不论球队当时处于何种级别,圣朱雀的上座率一定会盘踞在全国制高点,即便只是中国职业第三级别乙级联赛的上座率都会秒杀绝大部分中超俱乐部,西安圣朱雀超白金球市的成色历久弥坚从未褪色。

在陕西球迷这个庞大的群体中,来自原来的户县现在更名为鄠邑区绰号“铁哨子”的张伟不得不提。这位来自机场烤肉原生地的陕西球迷代表性人物,最早风靡于当年的西安市体育场10号看台,胸前一个哨子,身着一件大黄袍。黄袍背面,除印有一个狼头图案外,还印着两句口号,“天下球迷是一家,足球连着你我他”;“咱们球迷一声吼,绿茵场上无对手。”这是他独特的标志。

他的影响力在当年国力打主场的时候最为厉害,大有一呼百应之势。1999年赛季初,当国力“到了最危险的时候”,铁哨子一面“站直了,别趴下”的横幅,让缺少主帅的国力逼平过八一;当谷明昌接过教鞭,国力四连败时,他的“不蒸馒头争口气”的横幅,让国力队在主场射落广州太阳神。他在看台上的所有非凡表现,都让到过现场的陕西球迷牢牢记下了这个穿黄袍子的“铁哨子”。

当年西安市体和陕西省体,看台上“铁哨子”的影响力无人能及

后来国力队走到低谷,2003年甲A最后一轮,国力在最后一个顶级联赛的主场输掉了比赛。铁哨子带领23/24看台球迷唱着那首“心若在,梦就在,从头再来”,引发全场大合唱。初冬的暖阳并没有驱散圣朱雀的阵阵寒意,现场有七八个球迷脱光上衣,一个女球迷甚至给了他一个口红,随后铁哨子就在那七八个球迷后背写下了“只想一生跟你走”,最后一个球迷背上是个感叹号。

国力队离陕之后,很多陕西球迷被伤透了心,自那以后,包括铁哨子在内的很多人都不来省体看球了,即使中超的竞技水平更高。大家和国力的情结就像谈了一场恋爱,“国力出走,全城失恋”,而失恋的感觉,那种痛苦终究是无法拿语言来形容的。

其实上海国际更名为西安国际来陕以后,我曾经在23/24看台见过铁哨子几次,但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在省体为国力队声嘶力竭摇旗呐喊的铁哨子了。没有在看台那曾经威震华夏足坛的八面大鼓前露面,而是和众人挤在看台后排,戴个棒球帽,安安静静的看完比赛然后悄没声息的独自离场。

不能说“铁哨子死了”,只能说“铁哨子”随着国力已经成为了往事,而往事只能追忆,即便追忆也是枉然。“铁哨子”这个名字和那个时代的国力以及陕西足球已经成为了历史。再后来,陕西长安竞技的主场比赛,“铁哨子”又重出江湖,那个久违的“铁哨子”又回来了。

“铁哨子”和“何大锤”、“猛狼”等在圣朱雀23/24看台为陕西长安竞技加油助威

2018中国足球乙级联赛半决赛次回合,铁哨子激情回归圣朱雀

2006年8月12日,制造过“7.15”和“3.24”球场骚乱被冠以爱闹事的陕西球迷再一次在中国足坛摇了铃,由于在这一天下午进行的足协杯半决赛第一回合对阵山东鲁能的比赛后,西安赛区发生了袭击客队大巴车的事件,中国足协第一时间公布了对西安赛区的处罚决定。在8月23日紧接着进行的中超联赛第23轮比赛中,西安国际队的主场比赛被安排为“无观众比赛”,同时对西安赛区罚款50000元,

西安主场上演的这场无观众比赛,是中国足球职业化以来的首次空场比赛,以后广州、贵阳都遭受过类似处罚,只不过西安圣朱雀又开了历史先河,只是这个记录有些尴尬,有些苦涩。

寂寞的主场、空旷的看台,比赛在寂静中开始,在寂静中结束。

作为一名深爱主场的陕西球迷,对个别打着球迷的幌子实际发泄自己情绪的不理智行为也很愤慨。球队不出意外的以0:2败下阵来,李金羽和郑智各入一球,山东鲁能拿到了联赛十连胜。但给人更深印象的是空空如也的看台,刷新着每一个陕西球迷的心,缔造一个氛围良好的主场,还原足球的健康本色才是我们喜闻乐见的场景。

后来媒体的口径是这样的,“西安圣朱雀,爱它,就不要伤害它!”

2006中超联赛第23轮,西安国际0:2山东鲁能,西安圣朱雀无观众比赛

2009年中超联赛,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不是哪一场球赛,而是4月12日陕西浐灞队主场迎战曾经的同城死敌上海申花队时,我们23/24看台的球迷领袖“何大锤”在比赛过程中为陕西队忘情助威时,不慎从看台跌落导致手臂骨折,场内本来给球员专用的救护车立即把他送到了红会医院。

这两支球队由于历史宿怨,在球场上的碰撞都比较火爆,在上半场第20分钟,当浐灞队获得角球机会,身材魁梧的何宇明照例站在了23/24看台八面巨大的战鼓上带领整个看台上的球迷和他一起高喊“浐灞队,进一个!”。然而就在王赟将角球开出的一瞬间,“何大锤”一不留神从四米多高的看台上摔到了场内。当时他的右手已经明显受伤,并且在不停的流血,但即便如此“何大锤”还不忘高举自己的左手为球队加油,他的这一举动更是令人动容,也让全场球迷为之沸腾。在抵达医院之后,“何大锤”的右臂被确诊为粉碎性骨折,当天在西安红会医院进行了手术。

比赛结果是0:0,比赛结束当晚,浐灞队主帅成耀东和俱乐部副总经理李建新等人专程赶到医院慰问这位陕西队的铁杆球迷,并向他的妻儿以及60多岁的老父亲送上了鲜花和祝福。

“何大锤”本名何宇明是也。

2009倍耐力中超联赛,圣朱雀,陕沪大战中球迷“何大锤”摔下看台依然振臂呐喊

2011万达广场中超联赛战罢,陕青之战的平局成为圣朱雀中国足球顶级联赛绝唱,浐灞队15号陈杰打入了属于圣朱雀的最后一粒顶级联赛进球。稍后,陕西浐灞队悄然离陕入黔,圣朱雀一时陷入死寂。陈杰也是少数几个时至今日还在这支已经变身为北京人和俱乐部效力的球员之一,和他一起坚守的还有张烈、饶伟辉等。

2011中超联赛,陕西浐灞2:2青岛中能,2011年11月2日,陈杰世界波造绝唱

球队赛后按照惯例在圣朱雀打出了“感谢三秦父老的支持,明年再见”的横幅,而早有准备的陕西球迷则在看台给出了“同舟共济,明年再来”的回应。最终这支球队以这样的方式易帜离开西安,让陕西球迷至今依然无法接受。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5年的中超联赛的最后一轮比赛中,陕西浐灞前身的贵州人和在主场被长春亚泰2:2逼平后惨遭降级。更令人震惊的是,这家俱乐部再次对外宣称,球队北上京城更名为北京人和,以丰台体育中心安家参加来年的中甲联赛。

2018年,北京人和队晋级成功,再度回到中超联赛。

2011中超联赛,陕西浐灞2:2青岛中能,2011年11月2日,赛后球队横幅致意

2011中超联赛,陕西浐灞2:2青岛中能,2011年11月2日,赛后球迷鼓励

圣朱雀——足球文化

2008中超赛季,陕西浐灞勇夺半程冠军而后痛失亚冠资格。2018中乙联赛半决赛,长安竞技被南通支云主客场双杀,南云齐在圣朱雀完成进球带领球队冲甲功成。遗憾之余,五万狼迷为表现出色的对手献上掌声。无论是当年的陕西浐灞还是如今的长安竞技,多少失利陕西球迷亦能淡然处之,这么多年过去了,陕西球迷变的更加成熟了,“爱我西安,爱我主场”的口号终于成为现实。

陕西球迷呵护自己的主场

圣朱雀的球迷文化也逐渐形成,西安赛区的管理也越来越专业,也越来越富有人情味,到访圣朱雀的客队球迷统一固定安排在球场北侧33/34看台。而自2017年4月19日陕西长安竞技在中国足协杯的比赛中迎战青岛黄海队开始,一直到入秋,圣朱雀这两年的夏季主场比赛全部在夜间开打,当年国力队打甲A,浐灞队征战中超都未能做到的事情,现如今都成为了现实。

2018中国足球乙级联赛半决赛次回合,圣朱雀里客队南通支云的远征团

说起陕西的足球球迷文化,人们最先想到的就是那掷地有声铿锵有力的“陕骂”,虽然就只有一个字,但是这个陕西方言里独特的开口音,在圣朱雀上被幻化为一种力量。被冠以陕西特色的球迷文化里的陕骂——“贼”应该还会再继续传承,虽然有被其他歌声所取代的趋势,但时至今日“生冷増倔”的陕骂依然坚挺且声势浩大。

圣朱雀口号——“你在我们主场皮干个锤子——贼!!!”

同时,陕西球迷利落干脆的助威声,一如既往透着陕西人的直爽豪迈。除了这声口号,陕西球迷还创作出了不少助威歌曲,《荣耀大陕西》、《皮干歌》、《大风》、《We are 西北狼》都无不体现出陕西球迷对于足球深深的热爱。比赛中,不管是比分胶着还是场面落后,球迷们都会用歌曲和口号为球员打气,从不会出现倒戈的行为。

而在比赛结束后,不管输赢,只要球队“拼”字当先,球迷们也都会在球场西门外聚集,等待球队大巴只为给队员一个掌声,一起召唤下一场胜利。

圣朱雀口号——“拼!!!”

因为在陕西球迷心中,“我们西北狼是不可战胜的”。这样的气氛,这样的足球文化,与国内任何一个拥有中超的城市相比,都不会逊色。

圣朱雀口号——“我们西北狼是不可战胜的!!!”


圣朱雀——涅槃重生

2018年11月7日这个下午,圣朱雀没有因为当天这场秋雨而降温,更没有因为突降的气温而冷清。即使阴雨不断,即使天气寒冷,即使是工作日,依然有25897名球迷来到了“圣朱雀”见证了这场收官之战,这是“圣朱雀”在为2021全运会升级改造前的最后一场比赛,这里记录了陕西长安竞技两个赛季以来的点点滴滴,也记载了太多陕西足球和中国足球的记忆。“圣朱雀”终于要暂时和我们说再见了!真心希望陕西队回归的时候,我们能出现在中国足坛的顶级联赛。

圣朱雀谢幕战——2018中国足球乙级联赛附加赛首回合,陕西长安竞技1:1梅县铁汉

随着2018中乙联赛的落下帷幕,不知不觉中陕西省体育场已经完成了它重新起航前的最后一次历史任务。由于西安将连同省内周边兄弟城市承办2021年第十四届全运会的缘故,而陕西省体育场作为其中女子足球比赛的一座场地,目前的硬件状况确实难以达到国际、甚至国家级重大比赛的标准。为了以更加完美完备的面貌展示在世人面前,这座见证并伴随陕西体育64年的历史性地标建筑将再一次进行维护和翻新。

这座被陕西球迷称之为“圣朱雀”的体育场,先后见证了陕西国力、陕西浐灞、陕西老城根、陕西大秦、陕西长安竞技等多支本土足球俱乐部的荣辱兴衰,也见证了中国队迄今唯一一次冲出亚洲的起点战。

陕西确定主办全运会后,西安市政府邀请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陈晓民所长、首都体育学院霍建新教授、西北设计院赵元超总建筑师等8位专家,就暂命名为“西安体育中心”的陕西省体育场片区的建设进行了论证。

由于这是中国最高级别的赛事设立以来,首次在中西部举办,所以第十四届全运会的举办,将会对展示品质西安新形象,助推西安市经济的发展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

陕西省体育场,因为自1999年二次改造后已经经历了二十多年岁月的洗礼,不免留下了许多光阴雕刻下的伤痕,为了在世人面前展示他最壮美的身姿,所以,重建、翻修势在必行。

据了解,全运会场馆的建设周期一般是三年,根据国家体育总局和陕西省体育局对承办第十四届全国运动会场馆建设要求,西安体育中心也就是陕西省体育场片区的改造应在2018年12月前开工,于2020年底前竣工,在2021年5月底前完成场馆试运行,并通过国家场馆验收。

2019年冬天,陕西省体育场迎来再一次的升级改造

最终,省体育场也就是西安体育中心的改造施工确定由陕建集团承担。

而陕西长安竞技俱乐部的首个中甲之旅只能无奈的迁徙至渭南。

西安体育中心(陕西省体育场片区)改造确定由陕建集团承担

另外,在场馆建设上,西安市委、市政府特别提出,要遵循三个要素:第一,建筑规划是基础;第二,景观设计是关键;第三,体育项目布局是重中之重,新场馆必须是西安的又一张名片。

西安体育中心(陕西省体育场片区)效果图

西安体育中心(陕西省体育场片区)效果图

如此说来,能让古城西安也拥有一座可以堪比伯纳乌、圣西罗、老特拉福德、新温布利、安联等那样举世闻名的球场,暂时的别离又何妨?

改造中的圣朱雀——内场

改造中的圣朱雀——外场

俗话常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恰逢第十四届全运会即将在陕西举办,“圣朱雀”也搭上了这辆不断驶向新契机的列车,褪去陈旧的外衣,着一身新装面向未来。

改变的似乎只是不断向前推移的时间,不变的永远是“圣朱雀”端坐于此的守候,还有那份永葆的热情,他从没有把心里的难过表露出来,他一直期盼着能够见证一支球队从这里开始走到最高的领奖台上,只不过,这个梦从他诞生之日起一直做到了现在。

关于“圣朱雀”的故事,我想,是讲不完、道不尽的,毕竟,它所承载的使命、记忆,任何人都无法想象,更无法估量。

往大来说,它是一个梦想、一段青春。从小来说,他就是一座场地,一座体育场。记忆里的“圣朱雀”亦然如此!

“圣朱雀”,凤凰涅槃,等你回归!!!

“圣朱雀”,等你回归!!!

“圣朱雀”,等你回归!!!


返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