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辞之二【十五首】

【回忆辞】

蜘蛛。蜘蛛。
它倒挂在空中
晶莹的露珠
身体漆黑如苍蝇

“……荣枯不须臾,
盛衰有常数!”

桌上有一杯绿茶
院落有一张蛛网
一年有自己的八只爪
我被束缚,静待最后时光轶逝

                    2011年12月15日

【熊熊辞】

大火可以燃烧——这是一句废话。大火燃烧
它熊熊地。这听起来毛骨悚然
有点像说口头禅:奶奶个熊

奶奶个熊!大火就燃烧起来
把一栋楼埋进浓烟里
前年是莲花河畔第八幢连根拔起
去年烧死的人数依然不知所终
上星期再烧一次。我被同一个汉字一次次驱逐

而真熊们,一头头熊瞎子,豢养在后花园
不亲,不怒,无怨,无悔
我几乎粗鄙到难得带罗骢去参观一次
除非他有自然课。我能看见胸中之火多么郁闷
它在找寻那个出口,被竹子和阁楼包围着

我看见大火闷骚,但没蔓延
一百场大火盖着锅盖
一千场大火盖着锅盖
我正在有生之年。也就是说,一万场
或者等到漫天遍野都燃烧起来
我可能早已寄存在益善殡仪馆某个格子间

                   2011年12月19日

【悼辞】

我死了,你还活着
我死于一口血
你活在焦黄的银杏树下,雪埋脚踵

你死了,我还活着
你死于一场性事
我活在金色草场,大风呼啸

               2011年12月20日

【谦卑辞】

父亲咯血,可是没人告知于我
他只告诉母亲,她不告诉我

他以为是癌,行将绝命,熬不过七十的春天
这七十年来一直缺医少药

佝偻着,咳嗽,更加佝偻
状如一片正在凋落的杨树叶

这仅仅是我的想象
他为什么不告诉我真相?

                  2011年12月24日

【方言】

人之中年暗疾者众
从普通话回到方言,乃其一

不是杜老的乡音无改
而是改了又改

              2011年12月25日

【供词】
——致铁舟

我们一生疾患。

走路时,踩着些方言泥泞
拐弯时,撞见那盏铁铺煤油灯

我们以为黄袍加身,那些病始终隐于体内

甚至所见之母狗,在街上追逐
也带着它的乡愁

越来越沉迷于琐碎的叙事
不过是中年暗疾,病灶之一

菊花浸章辞,槐花也浸,柳叶也可浸
我们所求之事无非天下文章,自个心情

所临摹的,所聚集的,虽非自如
我们一直在整理,一直在找那个词根

日复一日,如何能拔出骨刺?

                 2011年2月27日

【终了辞】

感冒。鼻涕糊住一段段晨昏
咳嗽。脓痰堵得考卷满地红灯
一年结束啦。老天还是不让人喘口气
门户密闭。腊肉腊鱼闷在屋里
漫步行道。一坨鸟屎斜垂额角
十字绣。
到此结束
花团锦簇,半年工夫,用它
献给某人生日,有牡丹,有芙蓉
就是不再有晨勃、和晨勃那般的青春
有了第一次,还将重复多少次,无论
换如何手势去抚摸,它不疲软,也不强硬

                 2011年12月30日

【玫瑰辞】

看着就心焦啊,你红艳如此
令我只得借物抒怀

用烂所有手法,依然无法找到感觉
它心痛,如冰字的偏旁,始终无法
让第三点融化,落到人间
读熟所有标点,依然没有节奏
它起伏、回旋、挫峰、巅狂
花瓣卷曲,寄居于香水百合之中
然后寄居于一瓶盐水,保持不败

                  2012年1月2日

【年关辞】

买不到直达的,我们就绕道
从上海到六安,歇个一天两晚
要不要顺便去独山看看他二姨
那个白白的女人
这两年死了侄儿和公公,又同婆婆死磕到底

有人像奔丧一样奔着年关
有人坐在牢里
还有人把自己悬在玻璃幕墙上,打算年三十望家里眺
直到有一天,乌鸦叫了,声音像大雁一样掠过
直到有一晚,寒风炸肺,形状像烟火一样绽放

               2012年1月12日


【致蓝冰、野梵辞:“每一个亡灵都曾为我代笔”】


“每一个亡灵都曾为我代笔”
我把这句话抄下,送给了松西河
逝去的水流和沙子
湮没了你我之前的每一个人
也必将淹埋你我

“每一个亡灵
都曾为我代笔”
我把它送给岸边垂柳
柳叶和柳枝掩隐了你我之间
每一个家人、亲人和陌生人
正在掩隐你我

“每一个亡灵都曾
为我代笔”
这是俞心焦的一句微博辞
一个诗人一不小心就冒出一句诗
我当它是年节馈赠
实际上他似乎是另一群亡灵
你我之前的那些个,以及你我

                  2012年21月31日


【立春辞】

和本人所见之事物差不多
春天,依然一盘散沙

何其如此,冬天也在犹豫
它不绝于对我统治之心
对树木、花草和本人所见之它物
从正午灿烂里抽身,并抽出鞭子

楼宇依然,屋舍依然,它们不痛不痒
我骑在摩托车上,形如散步状
穿行于市井巷陌。思想越聚越多

但春天尚在远方,从荒漠慢慢滚着

               2012年2月4日


【早春辞】

体内藏着一把尖刀。其刃已卷
恰似春风在前面走,冬日和雨水一起滴下屋檐
打断阳光舌头

               2012年2月5日

【乌鸦辞】

天空中扑啦啦盘旋着一只只乌鸦
它们没有喉咙,便用翅膀聒噪
拼了老命地
维护自己的逻辑

               2012年2月7日

【出轨辞】

其中必有一个是假设,宛若灯笼
你看哈,它在树梢随风摇
灯火从没那样红过,其色近乎刺耳
但罗骢都敢肯定
摇动的绝非骨头

又比如昆明湖岸,垂柳下
他撒出一把玉米
便有很多鸥鸟随手蹁跹
我们这些什么鸟啊
早已是五毛纸币的亡灵
唱着赞歌

其中必有一个是假设

并有诗为证:谁谁谁心中
都藏着一个领事馆
左边火锅,右邻居酒屋
往南,通天河似在结冰
北方那茅屋又面临强拆

昨晚打完电话,从馆里出来
我自言自语: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其实适逢累了,精神抑郁
就想为那块自留地插杆红旗

            2012年2月9日

【老丝瓜辞】
——致敬杜甫1300年

我能看见的,是一条老丝瓜
垂于冬天的瓜架子上
其余所见除了死叶子
仅剩空气

你能见到空气吗?

寒风呼号,丝瓜的萎黄色
直晃荡,如牛卵子
在腿裆里摇摇欲坠

我这样的小人始终躲在角落里
吐不出“时代”这样的词汇
借着酒劲,也只能吹出一泡鼻涕

丝瓜倒阳,这是民间药方
经古代往现代,口口相授
业已是我发布的第一条正式通讯

相较怡红院的灯笼,瓜架子俨然
丝瓜建立的红色高棉。而我的金边
也只能是暂居的上海

                2012年2月12日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冰马 诗歌 修辞 原创
相关日志: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958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内 容:
验证码: 验证码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
字数限制 1000 字 | UBB代码 关闭 | [img]标签 开启
XHTML 1.0 Transitional Css Validator RSS 2.0 Atom 1.0 Get firefox Creative Comm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