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儿在微博上终于完成了一桩心愿:向蓝蓝致谢!

前言:以下文字是02年时候在《六六三十六》中的一段。一直想直接向蓝蓝致谢,至今日在微博上因为对索因卡诗歌的阅读和翻译接触到蓝蓝老师,所以怀着激动地心情私信中表达了自己的谢意。

至今,我所参加的唯一一次诗歌“盛会”是在1990年8月。河南洛阳。由一个县级文化馆主办的“黄河魂”诗会,参与人众近百,恐怕永生难遇那个为诗歌疯狂的时代了。那次带着程光炜的“介绍信”顺道郑州往《大河》诗刊(1992底年被迫停刊)拜访蓝蓝不遇确实是我一直的遗憾。

我曾在《大河》停刊前收到过蓝蓝的一封有意思的退稿信。这个署名“胡兰兰”的女编辑将主编亲笔签写的“不拟采用”的《审稿单》直接寄到了苏家河。因为不断搬家,这封信随同其他信件和十年前热爱诗歌的朋友们赠送的“民刊”(我极其不愿使用今天已经泛滥的代词,但我无法找到合适的名词来表达)早已遗失。我依稀记得,主编写到:这组《烟缸上的鹰》在现在的情况下,不适合在“实验诗人”(反正是类似名称)栏刊出。而这个栏目是《大河》开篇第一栏,每期推出一两个诗人的集束作品。我在给她写了一封“尊敬的胡老师”——尽管我知道她的年龄仅仅比我大几个月——的信后,便结束了我通过邮局投递稿件的写作生涯。


再次向蓝蓝老师致敬!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相关日志: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831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内 容:
验证码: 验证码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
字数限制 1000 字 | UBB代码 关闭 | [img]标签 开启
XHTML 1.0 Transitional Css Validator RSS 2.0 Atom 1.0 Get firefox Creative Comm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