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贤军:街头巷尾的生命吟唱

街头巷尾的生命吟唱
—读冰马新诗集《挽歌的另一种形式》
                       蔡贤军
   我和冰马兄是老朋友了。曾经以为我们已经了解得不需要再去了解,但是最近读到冰马的新诗集《挽歌的另一种形式》,心灵还是受到了新的震撼。
   我在这本诗集中感受到什么?在琐细的日常生活中寻找永恒,在劳累与平凡中吟唱生命,在来来去去中细心体会时间的无奈,在真切的记忆中回味友情的珍贵。
   时间迈着自己的步伐走过去,不紧不慢,不可驻足,可诗人还是力图透过生活的色彩去挽留她。《读书杂记》这样的感叹:
“我们多年音讯不通    
我看见你身后的荒丘  
我还看见了我身后的事迹”。

《鱼缸里的床》通过生活的视野,在时间的交错中,
“你和你的伙伴们,一群小人鱼  
在汉水上游,丹江口;长江中游,西塞山  
游泳,徜徉,慢慢长大,失真  
而且其中之一已在青春中逝去  

这就是鱼缸的床,这就是我的温床    
时间之水,水下的石头,黑、黄、黑白相间、红白纹理  
坚硬的美丽,诸如此类,但是  
我说它们和床一样。它们就是你的床”。

时间让我们成长,时间又让我们交错。在西塞山,在丹江口,我们曾经把酒痛饮我们的青春与希望,我们也因此把生命交织成永远的结。风烟逐波涌,光阴二十年,我分明感觉到诗人多么想扑进时间的心里,与她同行,让青春和友情永驻。但看着她姗姗而过的时候,诗人多情的眼里,是感激的留恋,还是萧潇的惆怅,抑或兼而有之?!
    爱与友情是时间之河的花朵。诗人呼唤沉浸在时间之水里的友情,
“你,你,还有你,都上哪儿去了?
你们,从前总凑一桌酒,这二三年  
都干嘛在?  
你们K歌,我打呼噜,我记得”,

    作者希望用QQ号钓起这水中的友情,“哦,还有那个谁……那个谁啊? 管谁,我留个QQ在这:13595900”。(《寻人启事》)
    死亡是生命之旅的果实。我们不喜欢品尝这个果实,却又无可逃避。这是宿命还是永恒?诗人对着它呐喊,“死神啊,为什么他们尊你为神?而我抱住你的大腿,却不能得到你的恩典?”我猜想,诗人在呐喊中一定会泪流满面,一定希望天地都能听见!但天地始终不能听见,于是诗人只好转向理性地低吟,
    “樱花谢了,喇叭花开  
    水管冻住了,大雪花开  
    灵魂谢了,骨灰花开  
    人谢了,人花花开”。
    
    “春天。春天。    
    冬天正襟危坐于时间大殿  
    我却在默念着春天”。
    (《挽歌的另一种形式》)  
    
      听到另一种形式的挽歌了吗?那就是在严冬默念春天,坚信春天。与其感叹生命的无常,不如在平凡中品味生命,品味美丽!
     (作者:蔡贤军,武汉大学哲学系博士,湖北美术学院哲学副教授)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蔡贤军 冰马诗歌 挽歌的另一种形式 诗歌批评
相关日志: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879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内 容:
验证码: 验证码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
字数限制 1000 字 | UBB代码 关闭 | [img]标签 开启
XHTML 1.0 Transitional Css Validator RSS 2.0 Atom 1.0 Get firefox Creative Comm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