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返乡日志

在七月的河流里回溯

               一
我歇在老父亲的阳台,听一波一波蝉鸣,
楼下池塘睡莲正开,午觉以后却不见了那些白花。
身后老父亲在叹息,虽然隔了一个房间,两个房间,
有时是深夜,整个世界就剩下这一声叹,再没有
我从小就熟悉的鼾声。

老父亲坐如汉江石。
他的油漆剥落的龙头杖,在每一个房间盘桓,
他盯着电视画面,连声音都不再需要,
落日迅速从西窗滑落。
我不知道,灵魂会不会也油灯耗尽,那熄灭的一切,
究竟是上升,落地为尘,还是象睡莲在次日如常盛开?

不到二十四小时,我就发现
老父亲有一个特定的行为——
蹒跚至大门,轻轻推开一道缝去瞧楼梯口。
我以为他幻听,但他不是幻听,看看楼道就关上了门,
甚至漆黑一片,他起身小解时,仍然悄无声息地重复这个动作。
我在暗处观察,但我观察不了暗处本身:我的暗处,以及父亲的。


——这个动作,
因九十年隐含的意义或无意义
显得那样明亮。
                                   2010-7-29丹江口

         二
石头滚动在七月的河床
逆流而上
要回到最初的那片水域
尽管这比顺流而下时
艰难得多

鱼回溯而产卵
石头只是回到另一些石头中间
老的石头、新的石头、和一些
些许变幻的旋流中间
石头越滚越圆
彼此格格不入

你可以说石头
在自己的体内排卵
然后再次生长在里面
随波逐流或者周期回溯
仅仅是个形式

                      2010-8-22珠海


          三

这是我年少时的书橱,
而今空空荡荡,残留一格旧书
我不曾带走的父亲的书: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列宁全集》,
还有两套不同版本的《毛泽东选集》……
翻开每一册,我希望找到些什么:
六枚“湖北省通用粮票”,
一张60年代武汉皮鞋厂的“三包凭证”,
和“文革办”制作的纪念书签……
字里行间的一道道红线,
是我记忆里的那根红蓝两用铅笔划的。
这几本书,篝火一样,星星一样,
仿佛老宅的秦砖汉瓦,
当然也有点像爱情以及生与死。
最后我选择了一本巴掌大的“红宝书”带走,
——出版史上和《圣经》的发行量媲美的书。
路径长沙,友人指点橘子洲头,
我说远看和丹江的羊皮滩差不多,
友人说起韶山冲的伟人铜像:
当年被请回故居时,满山的花儿即时盛开,
无数人见证了这一奇迹。
我笑道,既然上帝用火柱与烟柱指引以色列人,
韶山冲山坳的百花,
当然也可以应景而不顺应天时。

                              2010-8-23


           四

我站在开闸的丹江口大坝上
欧茨笔下的《大瀑布》一泻千里

这么撼动魂魄的水的舞蹈
从来不曾听说,有人从坝上飞身而下
像沙鸥在彩虹间滑翔
最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恰逢一群开笔会的诗人来参观
其中一个吟唱过:
“能按照一个人的内心写作了
  却不能按照一个人的内心生活”

我站在大坝上看瀑布
我的内心生活很恍惚
我在想象绝迹多年的沙鸥

                             2010-8-30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相关日志: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835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内 容:
验证码: 验证码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
字数限制 1000 字 | UBB代码 关闭 | [img]标签 开启
XHTML 1.0 Transitional Css Validator RSS 2.0 Atom 1.0 Get firefox Creative Comm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