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出20年前旧作一组

飘逝的桂花香
  
                    原以为,青春兀立于荒漠,
一座飘渺的孤峰,夕照下秃鹫的苍茫;
原以为我的青春落下,是南国田野上简陋的窝棚,
把漂泊安放在里面,月光下牛蛙聒噪,夜夜去井边汲水冲凉;
欣赏农人耕作,生个雏菊般的女儿,两岁就放在水牛背上……
原以为我的命运已是凝固的速度、一架停摆的钟、一块密闭的汉江石。
是你,用每分钟脉动五十五下的手,搭在我的腕上,撩开我字迹漫漶的那一页……
                                                       ----题记



一,    送母亲还乡


                                    1

   我终于跨出门槛,携着母亲登程。
牢记亲人们的叮嘱:上路乘车,逢水过渡,都要在心里,默默告知母亲的亡灵。
清明时节的夜幕,星光缓缓淌落,落在我的脸上,一滴一滴如潮。
“妈,这次我俩真的要分别了。”
你的骨灰在一个叫菱角四的山上,九年了,比我们娘儿俩呆一块儿的时间还长;
你的骨灰在我的书柜里又九年,我的疼痛挨着你,你却那么遥远。

今夜我送母亲回家,从西塞山旁顺流而下。
当年你也乘船,还是这条江,你逆水而上,据说是逃婚——为了爱的自由。
失去爱的自由,还能拥抱什么!
你甚至再也不愿回去,一别几十年,连自己父母的最后一面也不见。
而今你们都在天上,见面了么,说些什么呢?

星光像生命之果,闪着光亮的生命之果缓缓淌落。
旋律纷纷而至,散花于洲,于夜莺的水面,于我的幽幽叹息;
唱一曲吧,唱吧……

                                 2

近乡情怯,我们的呼吸一步一步近了,就要看到——
童年满屋子跑了,楼上楼下,还是那层偷听梦话的哒哒的木板么?
这街巷里琳琅的瓷器,是否记忆着一个少女,留在古窑边的温度?
……出人意料,母亲不能进入老家的门。
没有活到五十岁,你只能——到山上去,
此刻就去,由你那年过花甲的妹子领路。
去。去。去。
怎样的一块风水宝地接纳你呵?
去。去。去。
遍地的碎裂的瓷,就是这样
切破你当年远行的脚。

今夜母亲在山上,在她的坟地旁歇着。
我摘了松柏枝,轻轻的掩护。
蚂蚁路过,仿佛一颗黑色的颤栗。
也没有什么不足的,这里山清水秀。
头枕松涛,鸟声干净,看女儿一样的映山红。
还能回到那里去呢?

                                3

我在母亲的坟前跪着,我即将离去。
凄苦砉然袭来,一扫日前意外的平静。
真的要分别了,再说说心里话,再陪你一会儿,让我再哭一次……
西沉的太阳,这一刻,是乌云里的月亮,
坟前我移植来的映山红,在等候清明雨。
我还有什么牵挂呢?
我伴着满山遍野的歌谣,踏下山来。

    1991-4于景德镇



二,    背影十四行


1,    亲友们凝望过我远去的背影

背影的背面,掩藏不住清晰的泪。
这不是拒绝回头的理由,
神说,回望一眼变成石头。
我本来就是行走的积岩石,
石头不耽心变成另一块石头,
也不单单是,像凯鲁亚克在路上。
有些秘密与灵魂相伴,是这一世的自言自语。
没说明白?哪就打个比方:
我有一次前世的约会,
我的冰清玉洁的姑娘在等着,
她的长发在八月开满橘红的桂花,在九月醉人,
她黑色的裙裾绣满岩画——我在画中渔猎,她在篝火边跳舞,
她手握我们的图腾,跳月的图腾生殖的图腾,
她眼波的水音托着我,
托着我呵,我就成了会游泳的石头……
                  
2,    你凝视着我的背影

背影投射在迟疑再三的灯下。
吻唇才将分开,夜色突然深了,
一句话也来不及说。
而夹竹桃花,倾听几个月,
从晚秋的落寞上落了下来。
又一夜失去语言的交流,也免了撒谎,也免了地久天长。
为什么不让我送你,
而要看着我,把盏盏灯火,用背影串起?
我串起万家灯火,我的背影却是冷的。
我真不放心——
你伫立在暮色里,这巨大的黑夜,黑中的黑。
这一刻注定虚弱,
我渴望听到神的声音,
抬头看天,用心听。

                                                        1992-4




                         三,雪意


           大雪来临之夜,
           我听到墙上梅图的激动,花瓣的激动。
           一面墙也感染得通红,也散发清香。
           喜鹊的手镯绿的手镯,
           曾经被一颗绿梅树,
           驱赶下雪地,依然留下梅花的足影。
           绿梅在雪花里,只有她的姐姐红梅知道。
          
           梅花伸出窗外,等雪下来。
          
                                                        1990-2-28
          





    

                         四,自有林下一种风流


                 雨后。在林间携手,草菇圆润,
                 采摘蜻蜓的花朵,把一句话,一个日子,
                 刻在野生的竹节上。
                 五月的新泥,打湿赤裸着的双脚,
                 撞上路过的蚂蚁,心事重重,
                 落叶痒痒而动,
                 痒痒而动的是整个初夏天。

                 赤脚于泥土,清凉又温暖。
                 雨后的林间,童话王国在低低的飞。
                 那只啄木鸟,还在王国里躲迷藏,
                 我手持弹弓,追逐两个春季的鸟,
                 从这棵枇杷树,到那棵高高的泡桐,
                 没有一只鸟的声音,
                 栖宿在弹弓的瞄准里,
                 没有一个童年,比童话美丽。
                 当夜色渐浓,潮红的脸也已暗淡。
                 无月。无月自是无月,
                 闭目还听,
                 林下风流。

                                                           1990-5-23




                              五,重逢中秋


                  满怀零零碎碎的记忆,
                  从那些小事件掩藏的灰暗里出来,
                  我们走在各自的路上,
                  共同赶往这一天。
                  马蹄一路咳嗽,
                  从那个朝代遗下的病患?
                  扬尘漂浮着语言,
                  说要有很多相聚,
                  彼此才能增补抚慰,才摆一桌酒,
                  天上才映有一轮圆月,
-                                  ----美好的故事绵延了千年。

                  然而今夜微雨,
                  故事便添了几分淅淅沥沥的哽咽。
                  是为我们相望于途的身影么?
                                    是我们心不诚,亦或我们不属于月光?
                  月光在天上,在雨里。
                  而你那盤夜宴,月在杯中么?
                  如何吟唱,都被东坡乘风啸去了。
                  
                  其实,圆月刻蚀在,
                  我们的景深处。
                  在那里闪烁我们一生的光芒:
                  熟悉的月光,下雨时雨滴的月光……
                  不过是想借这个日子,
                  打开自己,会一会你。
                    
                                                        1989-10-15




                                                                      六,丹江童谣


                         1,一条开花的河


                      夏季是你的花期。
                      童年光臀,年轻的鲜艳,白发惊水寒。
                      黄昏里齐聚,花开得好拥挤。

                      水上的花朵水下的鱼,
                      天上的白云云中的鹰,
                      山在中间泼着绿。

                      那绿油油的蜜汁,
                      我贪吃得最多。
                      
                      要不,离乡这么多年了,
                      那只透明的小河虾,
                      仍在梦里,嫉妒地咬我脚趾!



                              2,大坝开闸了
                      

                      在河边玩沙,
                      沙地里种香瓜,
                      芦苇都在羊皮滩,
                      滩涂跑野鸭,
                      大坝轰隆开闸泄洪,
                      全都不见了。

                      一河清秀挤着走,
                      推推搡搡河面就宽了,
                      谁在岸边撞起浪花的笑,
                      笑得几米高?

                      玩水的人们哪能不玩浪,
                      波峰浪谷是小小的海洋,
                      躺在汽车轮胎里漂,
                      龙王也蹊跷——
                      这又是怎样的摇篮?
                      摇呵、摇呵、摇呵摇……
                                                                
                                                                1989-3




                                                                     七,老歌
                                        

                      会在一个霜降的夜晚,推开月亮,
                      从马路旁的枯叶,晾衣服的竹竿,甚至垃圾箱上,
                      看到白光冉冉升起,叮叮当当。
                      一时想不起来,这是怎样的词,
                      是那个阶段唱过的,唱些什么。
                      用尽不眠,理不清楚。
                      恐怕不仅仅在今生今世吧?
                      古诗十九首唱过的,
                      后来的诗人仍将写的,
                      一首老歌,是的,一首。
                      想不起来的词死了,真的死了——
                      曾经抒发的大词或小情。
                      活着的词,在余下的岁月里,
                      会在一个霜降的夜晚,
                      被月色的旋律掩藏。            

                                                1989-3-2




                                                八,岁末时分


                     岁末时分我们站在山顶,
                     以柏树的方式,
                     安静越来越大,
                     山下的小城,在雪里迎接。

                     烟花终于被钟声点燃,
                     春节晚会留在电视里,
                     人们提着炮竹声
                     走街串巷,开始拜年,
                     雪地铺开红纸屑,
                     我们用绵延的根感受。

                     一朵一朵簇拥而起的烟花,
                     一波一波开在天穹的烟花,
                     我们彼此瞧瞧说:好美。
                     然后沉默,各自继续眺望,

                     烟花消隐时,
                     我们用树的温暖
                     互顾披雪之身。

                                 1989-12-27




九,梦里总有一列搭不上的火车


我不知道这列火车,
从何而来?又开向何方?
陌生而熟悉的车站,
还是一场旷日持久的阻隔。
我的焦虑,在月台跑上跑下,
最终捂着误点的那一刻,
不知道该怎样调整指针。

我六岁那年随母亲去武汉,
火车长鸣,大人自顾聊天,不理会
我吵闹的催促。
大人说火车站很多火车都叫,
不是我们要上的。
误车以后大人安慰:
明天那趟火车还在,
像每天晚上等待的星星。

然而不是所有的彗星都叫哈雷,
尽管有一颗拖着长长尾巴的彗星,
曾经覆盖了我对天空的向往,
但在1973年,哈雷离地球很远,
这是我中学上地理课才明白的。
季节就乱了,七月都下雪,
雪中我重返雪白的产房,
回到子宫里面,
成了不知从何脱生的血孩。

火车轮回。
误车轮回。
半生的梦轮回。
半生的清醒轮回。


                                        1990-1-9




十,穿错的鞋


你小小的脚撑进这双大鞋,
世界便摇晃起来,船的声浪比风高。

我的夜晚虚空,没有你骑在肩头。
你独自奔跑,失去孩子的笑。


生来怕猫,在黑暗的一角。
我甚至编造不出一个如鼠的谎言。

你摔到了。你长大了。
在另一双鞋里,你像洪水带来的水杉。

曾经的青鸟的巢在云中,
戴着面具:平静,耐心等待。


                                    1991-4-15








                                                十一,我不想你这真好
                    
                    
                     甚至海枯石烂,鱼在沙漠里游,
                     最后一棵胡杨树的根往天上长,
                     我弥留之际,仍不想你。
                    
                     自家的往事泥封于一坛,
                     拍开还不是一些错过的日子,
                     酒杯已空。
                     我不折腾的生活归于平静,
                     连梦都不做。
                    
                     只不过这种平静的到来,
                     比我的实际年龄,
                     提前了五十年,
                     换句话说:
                     先老了你,先老了我们。

                                      1990-6-5
                    



                                               十二,一盘棋


                     纹枰一角二白三黑,
                     三心二意一人枯坐。

                     把所有的棋谱坐屁股下,
                     在心里打谱,干掉手谈的手。

                     我即白切黑,
                     输即是赢赢即是输。

                                                           1991-1-21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相关日志: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814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内 容:
验证码: 验证码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
字数限制 1000 字 | UBB代码 关闭 | [img]标签 开启
XHTML 1.0 Transitional Css Validator RSS 2.0 Atom 1.0 Get firefox Creative Comm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