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说

1、一直想给哲别胖子的诗歌写作写个评论,多少年了?从03年开始起头,至今还是个头。口语诗歌的写作起兴,延续至今,作为诗歌写作的技术时尚,中间起伏着诸如伊沙流,杨黎及其他的废话流,梨花流。。。。。。诸如此类,从韩东于坚起始的被人许为“解构意识形态话语体系”,到伊沙被许为“解构知识分子写作体系”,再到废话和梨花的所谓“口语写作重构的极致”,口语诗歌写作历史风云跌宕起伏。哲别胖子的写作,在我看来,有其自身的独到之处。大概是我对自己的批评写作存有你无法克制的自卑情绪,拖延至今,始终没有找到对他的诗歌阅读的批评写作的着落点。

2、收到沈鱼的诗集《左眼明媚右眼忧伤》。这本书在上海印制,然后从上海绕道广州再经沈鱼邮寄给我,这条道也是沈鱼自02年至今经过的生活轨迹。最后一次和沈鱼坐在一块,他还在上海一百五页公司上班,而我则在南京东路某家小公司上班,他电话请我到他们公司餐厅吃午饭,也没说起要走的话题。后来他就去了广州,什么时候走的,虽然他的办公室和我的办公室也就几分钟路程,却不得而知。现在我读到了他从04年以来的作品结集,从里面我读到了他的生活的变化,以及诗写得变化。昨天送儿子上英语培训学校,中间两个小时,想了想,给他的诗集的阅读随笔想到了个题目:《沈鱼诗歌写作的气质变迁》。从02年开始,我一直在不停地关注着他的写作。曾经对他说过,他的写作太软,那时是03年。

3、开始读《黄帝内经》。最近一段时间总犯困,每次晚饭后坐下来看电视或者看书,不到半小时,准睡。原以为丢了近二十年的古文,会看不懂了。不曾想,还行,也不知道是历史系的古文底子尚存,还是《黄帝内经》是否为“口语写作”?
    摘两句吧:“是故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

4、今年也不知怎么了,不想动,连谈业务也懒,能拖就拖。前几日偶然看了两集央视一套的《老爸快跑》,便一集集地看了。不曾想,这把年纪了,居然还对所谓励志片感兴趣。一个小人的故事。里面有两句话:“别人躺着,我站着;别人走着,我跑着。”张三的老父临终前送给三十五岁穷得只剩一个儿子和为儿子买不来一个作业本的钱的儿子的一句话。

[本日志由 冰马 于 2010-03-30 00:06 AM 编辑]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相关日志: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882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内 容:
验证码: 验证码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
字数限制 1000 字 | UBB代码 关闭 | [img]标签 开启
XHTML 1.0 Transitional Css Validator RSS 2.0 Atom 1.0 Get firefox Creative Comm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