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新年献辞:GDP啊狗的屁

  这旧年,我骑着破旧摩托车疾驰在大上海的虹桥交通枢纽工地间的灰尘与泥浆不知道用什么形容词描绘的华翔路、最为畅通的中环上,跑宝钢,跑麦德龙各家店。这一年,我似乎没有遭遇金融危机的影响,一间小小的公司,不经意间,一年的营业额竟然创下创业8年来的纪录:近一百万。
  算下来,应该赚了几十万,可是,我今天查询所有银行卡和帐户,竟然总共只有七百多块钱积蓄。
  钱呢?
  钱都抱给人家口袋了。
  第一个口袋姓王,5月,从他手上买了套75平米的二手房。首付总房款的40%。终于圆了个梦:结束十年上海租房生涯,给儿子一个稳定的家居环境。

  98年9月来上海的时候,租住在杨浦公园边上,后辗转至上海火车站附近的中山北路边,然后西移至岚皋路,再东往宜川路,南下虹桥镇;
  03年,将自己的新婚房就设置在位于顾戴路229号的自己的象王洗衣店的阁楼上,直到老婆怀孕5个月,才咬咬牙在古美四村租了套一居室,以便老婆和腹中后代健康待产。
  儿子出世,老娘从老家来侍候月母子和小子,不曾想,因为异地生活与寂寞精神的拘束,让老娘一场胰腺炎花光了俺们创业三年的所有积蓄,然后,搬到了华二村——现在的万源城高层住在已经从一期开盘时的6000出头涨到了20000几,其中的别墅每套起价超过3000万——当时外环路以东的顾戴路沿线唯一的贫民窟,月租金300。在这里,我居然发胖得生了肾结石、重度脂肪肝,蹒跚学步的儿子看着我在泡沫地板上疼的打滚,咯咯地笑个不停,他当我在逗他玩儿。
  华二村面临拆迁,搬到龙茗路上的平阳四街坊,起初月租金1500,一年后涨到2000。这是一套小高层顶楼复式房,为了节省开支,我将房子分成四间,三口之家自住一间,其他的一间间分租出去,好歹就这么度过去了。到了今年房租一下子涨到3000,合租的小伙子大姑娘们纷纷搬到离外环更远的地方去了,仔细算算,该买一套了,租了十年房,上海房价从我当初来上海时界于宝山普陀边界的大华小区零首付单价2500多,到02年的4000左右,再到06年的6000左右直到08年的8000左右,一路走来,我的租房租金早能付清一套房子的房贷了,可俺还是一介漂泊客。
  三月,余笑忠路过上海,我请他到合租房小坐。余兄回武汉后来一电话,刻意嘱咐,一定要想办法给儿子一个稍微优雅一点的生活起居环境。
  我和老婆跑遍古美地区的房产中介公司和九亭地区新开楼盘,犹豫地看着房价从8000多节节攀升到了11000、12000,到了五月底,咬着牙根,就买下了今天住着的这套房型极其不规则的“先锋派”小宅,它带着三十平米奢侈大花园。所有手续办下来,花掉近100W。
  其实,这之前,我在合肥买了一套房子,那是07年5月。房子至今没有装修,也没能出租出去。就那么空着。多好的地段啊,离火车站、长途汽车站、旅游汽车站都只有那么一刻钟步程,楼下就是合肥首家沃尔玛,北过街是五星级酒店希尔顿,西对街是元一销品茂,可自08年9月交房以来,120多平米房子的租金,居然只有1000多一点的价格,要不是为了三口之家的户口团聚在这个门牌号码的户口簿里,用那些买房的钱买当初上海古美地区的房子,现如今赚下个80万都有余。

  可是,我依然临时居住于自己的产权屋檐下。但总算有了一个指望,凭了临时居住证和房屋产权证,儿子明年总算可以就近入读于某所上海的公办小学了。
  但,接下来的问题来了。
  我反复研读09年上海出台的“居转非”文件和细则,那些条款,对我来说,简直就是玻璃墙。职称、投资额、社保缴纳额及年限......,无一条我能触手可及地。
  如此一来,儿子上完小学之后怎么办?学籍永远只能“借读”,按照现有上海学籍考籍政策,最终还得和合肥籍考生站上同一条起跑线。依照上海的教学体系,儿子用上海的课堂教育回合肥参考、录取,不如我们这无能的父母现在就将他掐死。
  于是,我从网上反复查询我们那户口所在地周边“就近地段”学校,按政策规划,儿子注定只能就读于由铁路子弟学校改制而来的所谓“书画特色学校”。我曾经就是某大型企业子弟校的教师,一所有着近二十年历史的中学,居然没有一个学生考上过哪怕三类大学的。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十二月,又东挪西凑,跑回合肥,办了滨湖世纪新城的一套11年3月才能交房的小房子,因为那儿有合肥师范附小、48中和未来的合肥新一中——都是合肥一流的学校啊。交款时,居然被开发商从卡里多拉了50元,既无事前说明,也无时候告知,在比对买卖合同、收款凭证和付款单后发现这个问题,原以为是差错,一打听,开发商的财务才支支吾吾地说,那是给业务员的签约费——这天下奇闻啊,你还没法指责,瞧瞧几百平米的售楼大厅,俺可是排队一小时才等到签约的的哦。

  5月底签下房屋买卖合约,因为银行贷款原因,直到7月底才办下产权证。那个时候,可谓身无分文了,如何入住啊?!正商量着先住毛坯吧,等明年再说,8月初与日本美津浓体育用品中国有限公司签下了一笔价值10万的服装洗涤合同。直到九月中旬,一个半月时间,两口子亲自担纲搬运工、司机、洗衣工,“新”房子也权且充当晾衣车间,总算挣下了全套装修和置备家具、家电的资本。9月25日开工,10月30日入住。前两天,好说歹说,让驼背90度的老爷子和日渐衰老的老娘自个乘车和6岁半了却只见过两次面的孙子小住在一个屋檐下了。

  从02年9月创业至今,一个异乡人,一个始终暂住或临时居住在自己祖国土地上的小商人,企业经营上大概总共为祖国贡献了400小几十万GDP;这三年来从无房阶级到有房阶级再上升到有两套以上房产阶级,一步步经历着电视连续剧《蜗居》中主人翁的“成长”之梦,从初来上海时的三十出头到如今的人到中年,从单身汉到妻儿老小一家子,从无产阶级到有产阶级,从蚁族到“象族”——本人开着一家国内洗衣业龙头品牌连锁加盟店,它的名字叫“象王”,在其特许体系内,大家都叫“象宝宝”......最后,其实就归于一个词下:房奴。三套房,原始总价值180万,现如今总价值230万,包括银行利息在内,资产总负债180万,如果将这些数字转换成GDP贡献是多少呢?

  零点的钟声再过48分钟就要敲响了。
  展望新年,吃过晚饭后,老婆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说,二姐请瞎子给算了一命,从33岁起,她就不会再折腾了,就安静了。
  我说,这么多年,我们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我从网上查找免费算命的,软件一掐服务器,告诉我说,按阴历算,2009年是我这属马人走霉运的极限年份,再过50好几天,我这马呀,就该鸿运当头了,可不要好得过头哦!

[本日志由 冰马 于 2009-12-31 11:58 PM 编辑]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房地产 户籍 户口 学籍 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就学 考籍 合肥 上海
相关日志: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001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内 容:
验证码: 验证码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
字数限制 1000 字 | UBB代码 关闭 | [img]标签 开启
XHTML 1.0 Transitional Css Validator RSS 2.0 Atom 1.0 Get firefox Creative Commons